Back

2007年1月17日白俄罗斯外交部部长С.马尔特诺夫同中国媒体(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代表的见面会

22 一月 2007

白俄罗斯外交部部长С.马尔特诺夫同中国新闻媒体(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代表举行了见面会。

问:今年白俄罗斯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友好关系满15周年。您对这段时期内两国关系的发展如何评价?您认为双边关系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是什么?

马尔特诺夫:15年,这个时间并不是很长,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有着5千多年历史的一个国家来说。我们认为,在这15年里,白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特别是目前,双方的关系建立在了高度信任、相互理解和相互支持的一些原则上。

毫无疑问,高层次和高水平的互访,无论是对北京的出访,还是出对明斯克的出访,是达到这个水平的最主要的因素。该水平的最近一次出访是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2005年对北京的访问,这次出访确定了中白双方的战略伙伴关系,这个评价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除了国家领导人之间的直接互访关系之外,双方外交部在国际场所的相互关系以及国会之间的合作也得到了积极的发展。

毫无疑问,经贸关系是我们相互关系的重要因素。应该说明的是,我们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当然,一切都是通过比较得出的结论。我们可以回顾一下1992年,当时的白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额为3千四百万美元,到2006年底,我认为,我们的贸易额将为1亿美元,最低也接近1亿美元。

至于奠定双方关系稳定的相对重要的第二个因素是,我的观点是:中国和白俄罗斯解决双方国家的重要问题:国家内部社会经济的发展,世界重要问题和宗教问题以及建立公正的世界秩序等问题的途径相似。相似性,或者说这些问题、这些主要任务途径的相似确定了,依我看,双方关系的稳定性和发展前景。

此外,中国和白俄罗斯经济发展的高速度也是重要的因素。贵国和我国的发展速度都很高,年速度大约为10%。因此在经济贸易领域有很重要的相互前景。此外,双方经济有互补性。白俄罗斯是一个有高度发达领域的国家,从精密仪器制造到重型机器、微电子、光学、核物理、毫微电子等等。中国是一个在很多高工艺领域达到很高水平的大国,同时中国在区域发展方面也面临着很多问题。所有这一切,都允许我们在认真而又具远景的水平上进行合作。

问: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您认为白中关系的发展前景如何?

马尔特诺夫:白俄罗斯同中国的关系,在我看来,首先是最为认真的,就如我所说过的一样。我们两国之间的政治、两国领导人之间,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与白俄罗斯共和国总统行政厅之间都有着直接的高水平的关系。信任的相互促进、信息交流都在进行,我们自然要继续和巩固这些关系。

我们需要比目前还要继续认真致力于工作的第二个方向就是经济贸易合作。这个领域有着一系列的方向。其一,自然是增长相互的贸易额。我已经对大家讲过我们已经具有的高速度,但是无论是白俄罗斯,还是中国,我们对数量还是不太满意。我们需要做得更多。在这方面我们应该看到将简单的贸易——进口和出口(虽然这是很重要的方面)逐渐推向更高的层次——更深入的相互作用的形式远景。我们指的是在中国建立白俄罗斯技术的组装生产以及再在白俄罗斯建立中国技术的组装生产。这是很重要的方向。我们想同中国政府一同参与到中国东北现代化潜力和中国西部开发的宏伟项目中。在这个项目中白俄罗斯的潜力、经验,最主要的是技术,将被充分采用。

我们对增加从中国的投资输入也非常感兴趣。我,包括外交部在内负责协调贸易、面临着逐步定向向中国西部提供工艺输入的工业课题,因为近年来中国设备开始变得高质量,按价值参数来说,比西方产品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接下来我们想同你们一起致力于大型信贷投资项目。中国是一个世界贸易大国。白俄罗斯是中国在欧洲中心的最亲近最友好的国家。我们建议我们的中国朋友和同志们充分利用白俄罗斯这个朋友,将其作为中国在欧洲的经济战略基地。因此在白俄罗斯,在白俄罗斯的境内可以进行面向出口欧洲的非常重要的投资项目。我认为,这对中国方面来收应该是非常有益的方向。

科学技术合作是显而易见的重要方向。特别是,在工业领域的相互促进是完全建立在双方高度的科技潜力的基础上并附和相互的利益。

当然,文化领域也应该是一个重要的独立方向。值得一提的是,1月24日在明斯克将开办白俄罗斯和中国画家的联合展览。我们也计划在北京举办这个展览。

旅游是我们几乎完全没有开展的一个领域,但是我们希望,白俄罗斯作为欧洲最美丽的国家之一能够引起中国旅游度假者的兴趣。当然,中国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国,也会引起我国旅游者的强烈兴趣。

在卫生、新闻等等领域的相互促进也是相互促进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整体色彩的主色调。

问:您如何评价白俄罗斯的状况和贵国的发展前景?

马尔特诺夫:摆在我们国家政府面前的问题,摆在我们国家面前的问题是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和繁荣的白俄罗斯。在这个政治框架下,强调的是,我们信奉的是,我们命名的是社会发展的社会定向模式。这就意味着,对我们来说注意的中心是人及其具体的实际需求—— 物质的和精神的。一个白俄罗斯古典作品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是人民为了征服,而市政府为了人民。相应地我们想创造和正在创造一个为了人民的国家。

应向诸位说明的是,在这独立的15年里同包括前苏联国家邻国相比我们在这条道路上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功。首先,我们做到了社会相当稳定。而且稳定是建立在发展的基础上,而不是在停滞的基础上。

我们有着稳定的经济增长,稳定的居民收入,没有任何内部冲突和外部周边的冲突。

白俄罗斯是一个和平国家。这可以让我们集中所有精力致力于我们国家的发展、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首先是公民的良好状态。而且我想说的是,白俄罗斯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的成功是所有国家实际承认的,2006年11月白俄罗斯入选联合国的一个主要机关——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就是一个反映。

白俄罗斯在前苏联国家或独联体国家中的社会经济增长毋庸置疑地占据领先地位。特别是,如果我们看看国内总产品增长速度,我们可以看到,从1996年到今年,也就是十年的时间里,白俄罗斯的年均增长速度在独联体国家中占第一位。在前苏联国家中我们是第一个克服1990年经济发展水平标准,也就是苏联解体前的标准的国家。根据2005年的总结,白俄罗斯的水平是1990年的120%。我们是第一个克服这个框架,并在这方面超过所有国家的。

白俄罗斯在前苏联国家或者占首位,或者占领先地位的不只是发展速度,而且还有大多数食品的生产数量,诸如人均牛奶、肉、奶制品的数量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开放经济,我们国民总产量的60%用于出口。根据这个经济开放指数白俄罗斯显然包括在欧洲的十个发达国家之中。我们在整体上环节上强于世界水平。白俄罗斯出产世界钾肥的15%。拖拉机产量占世界的6%,白俄罗斯汽车制造厂生产的该种类的巨型载重汽车的生产量占世界产量的30%。在世界经济市场中我们占据相当的环节。自然,我们也生产大量的各种日常产品:从电冰箱到电视机等等。

我已经提到,人是我们国家的内部政治中心,政府在这方面给予了高度的主意。白俄罗斯在卫生领域的投入占国明经济总产值的5%,居欧洲国家和世界发达国家水平。教育支出为国民经济总产值的7%。这个水平也是非常高的。作为一个不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不大的国家,在前苏联国家中我们保证了最高的退休金和最高的大学生助学金,因为年轻人是国家的未来。

我简单总结的结果,不是我们我们得出的,而是国际经济组织对白俄罗斯的发展模式作出的。你们知道,它的特点在于,在这一点上我们两国之间是很相近的,我们不是走在一条震荡的,急剧私有化的道路上,而是走在循序渐进的平静改革的一条道路上,保存了苏联时期所拥有的东西并在现有的基础上加大新的市场改革成分。

问:请允许提及一个最近出现的引起极大国际反响的问题,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能源对话,争论的本质是什么?对该问题的争论的结论是什么?

马尔特诺夫:首先我想说的是,俄罗斯是白俄罗斯的重要经济贸易伙伴。我们同俄罗斯的贸易额是白俄罗斯总贸易额的50%,而且在出口领域中俄罗斯的贸易份额约占37%,而在相应的进口份额中还要多于贸易额总数的50%。

假如您想提及能源问题话题,那么我想说,我们从俄罗斯进口的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能源。我们一个经济快速发展的国家,实际上并没有自己的能源资源。为了保证我们经济和居民的需要,我们每年大概从俄罗斯进口20亿立方米天然气和大概2000万吨石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的石油开采只有大约150万吨。

从1992年开始独立的白俄罗斯和独立的俄罗斯签署了数大量的双边协议,经济主体和双方国家经济条件平衡的合同保障,以及无剥夺和限制的自由贸易体制是协议的主导原则,之后建立联盟国海关联盟。联盟国合同——1999年签署的合同,也就是我们从1992年开始的无剥夺和限制的自由经济区到联盟国海关联盟的合同。

根据联盟国和海关联盟的框架,再无剥夺和限制的自由贸易的体制的框架下,所有商品的转移都是自由的,包括能源商品。然而,俄罗斯联邦,从自身的考虑出发,决定对石油征收海关出口税收,我们的观点是,这不符合我们两国之间已经签署的合同规定。所以在双方国家之间出现了能源争议。

我们对俄罗斯的注意焦点集中在其进行征收海关税所采取的做法违反了现行的协议。俄罗斯方面对我方的焦点集中在因为他们是能源资源的所有者,那么相应地有权规定这些资源的出口制度,他们认为这样是正确的。上星期顺利进行的持续谈判已有结果。

这些会谈的结果是,如果简短的汇总,可以概述如下。我们将要向俄罗斯石油缴纳税收,但是税收缴纳是在我方理解的范围内,不是向在我方企业石油加工的产品原油交税。因为这些资源是俄罗斯的,所以它要在我们和俄罗斯的固定份额之间进行划分。今年的划分比例为百分之70:30,明年的比例为80:20,到2009年为85:15。征收这些税收,白俄罗斯方面提供的这些税收是在石油穿越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国境的情况下征收的。我们应该向俄罗斯马上支付所有预付款,而不是然后,而不是加工之后投入市场。我们要向俄罗斯支付预付款。石油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但是你们还知道,白俄罗斯是重要的过境国家,白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的石油的50%,多要经过白俄罗斯。

在新年之前进行的有关燃气价格的谈判很艰难。这还是我们从俄罗斯进口的重要的能源资源。

俄罗斯方面燃气价格的骤涨,是出于向世界水平价格的转变出发的。我们是从我们两国之间的协议出发的,我们坚持在白俄罗斯燃气价格应该符合市场需要而增长,但是它们增长的份额应该同俄罗斯本国市场的增长相同。我们想在白俄罗斯购买天然气的企业,白俄罗斯的企业购买我们希望的价格,就象同他们合作的俄罗斯的企业一样购买天然气。

这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谈判。它以白俄罗斯对天然气的支付比不久前的支付要多得多的付出而结束。这对我们的经济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但是比一开始试图向我们白俄罗斯天然气企业的要求要少得多。他们开始想230美元,我们谈到100美元。去年我们支付了47美元。天然气价格的改变是同俄罗斯国内天然气价格的改变同步进行的。俄罗斯面临着在2011年前将国内天然气的价格引向世界水平的任务,我们天然气的价格将要在四年的时间内逐渐同俄罗斯的价格一致。

这就是有关能源问题争议的结果。该争议的主要问题在于,我们两国之间有一定的合同和协议原则,他们应该遵守。这是我们坚决坚持的一点。

问:这涉及到普通民众吗?

马尔特诺夫:为了不影响人民的生活,白俄罗斯国家会尽一切力量。根据我们的预算,今年我们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能源价格的提高对居民来说损失是微乎其微的。

问:您大概不止一次到过中国,在提到中国的时候,您想到些什么?总之,您在中国的出访印象如何?

马尔特诺夫:提到中国的时候,呈现在我面前的自然是一个巨大的国家,一个巨大的世界强国,白俄罗斯的可靠伙伴。

问:很快就是中国的新年了,您对中国人民的祝愿。

马尔特诺夫:我想祝愿我们友好的中国人民,也是我们白俄罗斯人民的祝愿:祝愿中国强大繁荣,祝愿中国统一,祝愿所有的中国家庭,我们所有的中国朋友友好、顺利、心灵快乐与和平。预祝中国朋友新年好!万事如意。

© 2019 RUE «NATIONAL CENTRE FOR MARKETING AND PRICE STUDY»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epublic of Bela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