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

白俄罗斯国家社会政策和它改进的主要方向

 

        对白俄罗斯来说,国家社会政策始终是最重要的优先考虑的政策,它最重要的目的是保障国民的生活水平和质量,为社会改革创造新的社会环境,还需要创造积极有效的社会政策,它在“2001-2005年白俄罗斯共和国社会经济发展规划的范围之内实行。它是经济高涨的必要条件,相应的社会纲领协助达到社会意见的统一,它们也是卓有成效地进行改革的基础。

一方面,必须为资助贫穷社会群体(子女多的家庭、单亲家庭、丧失劳动能力的人、退休者)聚积资财,另一方面,必须保持国家的任何未来发展的固定方向:教育、科学、文化、卫生(首先是支付得起的及免费医疗救护),所以白俄罗斯共和国国家调整是以推行社会领域优待政策、创造预算以外的财源,其中包括外国投资,将这些财源投入到社会领域的条件方针。

        共和国社会政策最重要的目的是使每个有劳动能力的人都有可能用自己的劳动和进取精神来创造自己家庭的优势、保障丧失劳动能力的和贫穷的公民都能得到社会的救助。共和国制定和实行居民住址社会保护综合规划

        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障退休金。它包括共和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多:2002年初超过两百六十万人在领取退休金。在白俄罗斯退休金数额的涨幅超过工资。1999年平均退休金和平均国民经济工资百分比占358%,而2001年占421%。实际退休金也在不断提高。1999-2001年期间平均退休金的数额比退休者最低生活费用预算增长了50个百分点,占1260%

        国家保持老一辈居民的可以接受的社会生活水平和质量、实行机制的工作制度,它最重要的方向反映了在“2001-2005年中老年人问题国家综合规划。该规划规定在社会法律保护部门、中老年人社会保障服务的基础结构发展部门等进行科学研究,还要满足他们精神和文化上的需求、上门社会援助等具体措施。

          国家其他社会政策的先后顺序是家庭社会保护、改进它们的社会地位、妇幼保健。白俄罗斯制定和推行国家儿童政策立法基础、家庭和儿童社会服务的机构网。白俄罗斯共和国顺利地执行白俄罗斯儿童总统规划,它对儿童和家庭 生活水平和福利提高、改进它们教育的措施等方面做出了规定。

        民族健康是国家社会政策的重要方面。共和国医疗保健制度保持着灵活性和控制性,这毫无例外地能够保证各个社会阶层的居民都可以享受到医疗救助。由于国家的社会政治稳定,医疗保健领域保持着良好的传统,白俄罗斯在妇幼死亡率、寿命降低速度、传染病发病率等居民健康水平标志方面与所有前苏联国家有很大区别

        发展白俄罗斯共和国医疗保健的观念体现了国家发展领域方面的政策。这个观念把公正、道德、人权、高效、社会保障等原则作为保健制度实施的基础。观念主要针对部门经济关系的完善,医疗救护的优化组合和预算拔款的保全水平。                                                                        

       共和国还实行疗养院及疗养地的医疗观念。观念的主要目标是恢复和增进健康,改善白俄罗斯人民的生活质量。

       保证部门用药是完成全力改善民族健康、施以医疗救护、疾病预防等任务的关键环节。首要生产本国高效率用药,更新和改进现有生产技术,建立新的药品生产企业是共和国发展制药工业的国家计划。

       2000-2002年和2005年共和国加强保健机构物质技术基础的国家计划确定了保健的物质技术基础发展战略,根据这个战略保健部门要新建或改建60个以上的保健工程。

       白俄罗斯共和国实行《民族健康》国家计划,《心脏病学》、《肿瘤学》、《结核病学》、《妇幼保健和遗传医学》等国家科技计划,反滥用和非法流通麻醉剂综合性措施,艾滋病预防,完善白俄罗斯人民健康生活方式等国家计划。

       克服并减少切尔诺贝利原子能发电站惨祸的后果是白俄罗斯共和国的重要社会问题。

        在克服惨祸的30年里,白俄罗斯共和国受到的损失估计为2350亿美元每年白俄罗斯国家预算的25%用来支持事故后果清理措施的实施。

       切尔诺贝利原子能发电站坏损反应堆里释放出的放射性物质的2/3降落在白俄罗斯的国土上。25%的农业用地受到了污染,其中26,5万公顷的土地完全停止农用。共和国五分之一的人口包括50万名儿童的健康受到了事故后果的影响。污染地区的13,5居民被迫迁移。

       切尔诺贝利原子能发电站惨祸对人民的健康状况产生了不良影响。白俄罗斯保健部门的资料表明每年移民、事故现场抢救者、污染区居住人口各类病症的发病率在快速上升。切尔诺贝利惨祸引发的甲状腺癌发病率的提高就是明显的事实。儿童甲状腺癌全年平均的发病率增加了50左右。        

       现在白俄罗斯进入了切尔诺贝利原子能发电站惨祸后果的弱影响期。切尔诺贝利惨祸引起的问题范围很广。这些问题具有长期性,很多年内它们都要持续地成为学者、世界舆论、国家机关的关注中心。共和国几乎所有的拥有适当的物质技术保证和有关专家的学术机关和高等学校都被吸收参加解决这些问题。

       16年来,白俄罗斯共和国通过了大约100条有关切尔诺贝利问题的政府指令性文件。目前正在实施被深入研究克服切尔诺贝利惨祸后果国的家计划。在2001-2005年白俄罗斯共和国社会经济发展计划中切尔诺贝利惨祸克服问题是专门的一条。此计划规定尽一切努力按顺序来解决下列问题:完善受难人口,尤其是给事故现场抢救者和儿童的医疗救护体制;保健受难公民的社会保护措施;布列斯特州、戈梅利州、莫吉廖夫州污染居民点的公共事业,尽先在放射性污染密度185千贝克勒尔/平方米以上的地区。

       国家教育体制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白俄罗斯共和国确定了建立社会国家的方针,这个方针保证了教育体制能够稳定地工作,确定了教育体制正确发展的战略。结果是国家成年人口的识字水平达到了99,6%。据联合国鉴定者的评价,白俄罗斯共和国教育体制属世界优秀国家行列,它的特点是高质量和可行性。最近几年白俄罗斯教育体制的支出增加到了国内总产值的6,7%,统一预算的24%,这不仅是独联体国家的最高指标,而且是所有欧洲的过渡经济国家最的最高指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0,5倍。由政府通过的计划打算到2006年前将教育部门的拔款程度增加到国内产值的10%

       生活质量和经济发展前景取决于国家的教育发展水平。教育体制在保证国家工艺更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据联合国统计工艺发展指数的指标,按人口特许证平均指数白俄罗斯不次于领先的国家,远远超过加拿大、波兰、意大利;学习自然科学、技术专业的高校学生数目超过波兰、美国、英国、德国、挪威。

       90年代后半期起,白俄罗斯开始实行教育领域方面的国家政策。它的原则是:

       - 保证教育的平等开放;

       -实现受教育的社会公正性;

       -提高教育质量。

       保证儿童接受前学教育所包括的群众范围是实现教育开放原则的重大步骤。到2002年这个指标达到了70,7%1994——58,5%),这是独联体的最好指标。2005年前拟定保证5岁儿童接受前学教育所包括的完整范围的计划。

        保证接受加深教育水平的新型学校网增多了。现在正在进行小学向义务学习外语的转化。2000-2001学年有38%的小学生在学习外语。共和国高效发展的速度很快。大学生名额从17,38万(1994年)增加到30,18万人(2001年),共增长174%。大学生名额比率为每万人302名,不低于欧洲发达国家的指标。现在已经开始转向12年制完整中等教育的体制,这为转向12年制中学基础上的4年制高校创造了先决条件。这个过程符合欧洲高等学校2008-2010年转向4年制高等教育的原则。

       保证残疾人和智障者接受普通和专业教育的权力具有重大意义。从1998年起,共和国矫正培养教育和恢复中心的建立得到了广泛的发展。目前在白俄罗斯有95个这样的中心。出版了白俄罗斯历史上第一本盲童字母课本,还出版了智障儿童课本。

       提高教育质量是非常重要的任务。这个任务的解决和提供教学方法的质量直接关系。但目前教学法提供的水平不符合现代教育的要求。这尤其关系到信息技术的运用。今天只有39%的基础学校有电脑教室,其中75%电脑生产于1985-1992年。提供电脑设备保证中学以及其他教育机关能享受世界信息资源是很重要的任务。

        国家在教育制度改革领域方面的政策主要是针对教育效率的提高。政策表明该方针是正确无误的。根据联合国关于人类发展最后报告的资料,白俄罗斯共和国在人类潜力发展指数的全球成就率表从57位提高到53位,继续坚持独联体国家的领先地位。

       教育发展措施的实现使国家不间断教育的体制能够到2010年完整地形成。这种制度保证使公民的、高职业技能符合二十一世纪的专家要求的专家。

       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务实的睦邻友好的白俄罗斯对外政策。

       独立之后,白俄罗斯共和国以双重身份登上了国际舞台。首先它是苏联解体后而出现的新兴独立国家,二是一个有着深厚国家历史传统的欧洲国家。

       白俄罗斯国土上存在过的波洛茨克、图拉夫等古代白俄罗斯公国(9-13世纪),立陶宛、俄罗斯、扎莫耶齐亚大公国(13世纪中期-18世纪),白俄罗斯人民共和国(1918-1925年),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19-1990)都推行过行积极的对外政策。

       对外政策经验和白俄罗斯国家领土构成传统的研究证明了对外政策的连续性和继承性。这些对外政策原则可以分为以下几点:

       ·必需保持白俄罗斯国家主权和独立;

       ·保证国家领土完整,国境线不容侵犯,白俄罗斯民族居住领土的统一;

       ·外国和其他外来势力绝不许干涉白俄罗斯国内事务;

       ·在国家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上达到人民的共识,保证国内外政策的统一。

        白俄罗斯人民的命运一向取决于欧洲各国家之间关系的状态。白俄罗斯曾经是立陶宛、俄罗斯、扎莫耶齐亚大公国的一部分,当还是波兰王朝和俄罗斯帝国一部分的时候,任何冲突都导致人的灭亡和白俄罗斯土地上的毁坏。由于这个缘故,现在白俄罗斯共和国把融入欧洲化进程看作是东西方国家之间的坚固伙伴关系形成的基础,信任、相互谅解、区域和平持续增强的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1990727日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通过白俄罗斯国家主权声明,1991827日此声明具有宪法地位,白俄罗斯政治经济独立宣言等事实开辟了国家国际活动的新时代。

       独立自然主权实现之后,白俄罗斯共和国(1991919日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将白俄罗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改名为白俄罗斯共和国)开始建立主权国家,实行自主的对外政策。对外政策主要针对增强独立,融入全欧洲化进程,与邻国和世界强国积极展开等方面合作。

       白俄罗斯对外政策的真正生成,它的主要系统参数的形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必须找到后苏联时期地区相互关系的最优形式。恢复中断的联系并实事求是地利用保留下来的关系。与西方国家打好政治联系基础。加入建立全球和区域安全系统。保证国家对外经济利益的推广,维护自己在世界经济系统中的地位。

       与此同时,白俄罗斯在非常复杂的条件下,形成了自主的国际方针。国内系统重组正值在二十世纪后期的全球秩序的重新划分。出现了一些新势力中心,并不断得到巩固。国际关系的独立主体在不断增多。二十至二十一世纪之交上判定任何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势力的系统因素变化积极起来:财政力量的增长、交流的高效能、科学潜力等。同时,对外政策的古典军事政治手段还在保持着它的作用。

       随着冷战的结束,国际关系的最强大的参与者之间的争夺势力范围的斗争分解为多数地区性事件。分裂主义等民族、宗教极端主义表现形式浪潮上发生了一系列地区性冲突。国家经济上发展的不平衡为世界很多地区潜在危机的积累创造了发展环境。各种政治极端主义潮流在这个基础上开始出现和急速发展。这样一来,世界核武器危险性又出现了新问题:国际恐怖主义,组织犯罪现象,毒品贸易,群众毁灭性武器的推广,全球性财政经济、生态危机、群众性流行疾病等等。

       所有这些现代世界发展的特点使白俄罗斯共和国获得了原则性指导作用,对国家的对外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对外政策的有效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世界政治经济趋向与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问题目标、相一致的准确性。                                                            

       然而,即使在这些并不有利的条件下,开放性和民主性仍然是白俄罗斯共和国国际战略的政治基础。

       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目标和任务

       由于白俄罗斯历史上发生的众多转变的原因,国家现代对外政策的形成是沿袭历史传统和苏联时期的良好经验的综合道路走的。同时,白俄罗斯和国际舞台发生的根变化促使白俄罗斯对外政策采用新的原则性方法。

       白俄罗斯人民的民族友好心理,国际关系现代发展阶段的特点,经济核算等促使白俄罗斯选择了全方面配合有效工作的对外政策多向性的主导方针。

       同时,国际政治资源的客观有限性促使把它们集中到一系列最重要的方向上来,这是世界自然惯例。因此,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多向性范围内形成和实行对外政策的有序性,并兼顾国家利益和国际局势,以及伙伴行为之间的关系。

       白俄罗斯现代对外政策基本原则是:

       ·国家资源与对外政策目标相符,这些目标与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巩固国际地位方面做出的实际贡献相适应。

       ·在全球化条件下,提高政治、法律、对外经济等维护白俄罗斯共和国国家主权的、国家经济的手段效率;

       ·在公认原则、国际法规的优先顺序准则基础上与外国,国际组织开展全面合作,相互维护世界社会成员的利益;

       ·加入、参加多国组织的自愿性;

       ·趋向于国际关系的持续非军事化的政治;

       ·对邻国不提出任何领土要求 ,也不接受对白俄罗斯共和国的任何领土要求。

        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对外政策领域中的主要任务是:

       ·为提高人民福利创造良好的对外政治经济条件,发展国家的政治、经济、智力、精神潜力;

       ·白俄罗斯共和国加入世界政治、经济、科学、教育、文化、信息空间的平等一体化进程;

       ·促进建立以国际准则为基础的稳定,公正,民主性世界制度;

       ·与邻国形成睦邻关系;

       ·维护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国外公民的权力和利益;

       ·保证实现白俄罗斯民族的民族、文化以及白俄罗斯国外居民的其他权利和合法利益;

      ·促进增强国际安全,防止扩散群众毁灭性武器,控制军备;

      ·在环境保护、信息、人文科学等范围内扩大国际合作;

      ·为白俄罗斯共和国教育、科学、文化的发展吸纳外来的智力资源;

      ·在鼓励、保护人权领域上参加国际合作。

       对外政策的先后顺序和方向

       白俄罗斯共和国对外政策有利于保证国内发展的良好外界条件,这是白俄罗斯人民福利逐渐提高的基础。

       目前,白俄罗斯共和国和世界153个国家保持着外交关系,在其中的45个国家里工作者52个白俄罗斯外交代表机构。其中包括43个大使馆,2个国际组织常务代表处,7个领事馆。国外还工作者12个白俄罗斯共和国大使馆分馆。

       目前,在白俄罗斯共有33个外国使馆,2个使馆分馆,1个商务代表处,17个领事机关(包括名誉领事);有12个国际组织代表机构。在白俄罗斯共和国还有82个外国外交代表组成机构。

       目前,白俄罗斯共和国实行2750个国际条约。其中包括1420个双边,1330个多边条约。

       邻国是白俄罗斯共和国对外政策的重点。俄罗斯不仅是白俄罗斯主要销售市场、原料、能源供应市场,而且还是白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支持者。白俄罗斯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合作具有战略意义。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在联盟基础上建立了相互关系,同时保留国家主权的完整,成为国际法中享有充分权利的主体,这十分重要。

       白俄罗斯共和国对外政策中下一个重点是独联体伙伴国家。为了我们国家的成功和稳定发展白俄罗斯总是一贯拥护恢复苏联解体后中断的联系。同时独联体参与国的相互关系的并不完善体制为一系列《彩色革命》浪潮波及后苏联国家空间提供了条件,而且越来越复杂起来。经受这种动荡的国家渐渐疏远独联一整体化计划,这给完全关系恢复造成了困难,而且对独联体民族的切身利益产生了不良影响。这促使白俄罗斯共和国在独联体范围内寻找新的建立相互关系的方式,表现出了很大的灵活性,耐心性,连续性和持久性。独联体国家领导者们的观点常常完全相反,尽管任务很复杂,白俄罗斯把独联体,欧亚经济共同体,经济统一空间,集体安全制条约组织范围内的一体化一直看作是对外政治的主导首要任务。

       双方基础上的睦邻关系,及经济的顺利发展是白俄罗斯共和国在同欧盟的对话中最充分的论据。

       白俄罗斯共和国和西方国家的政治对话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主要集中在欧洲安全稳定组织的体上,白俄罗斯把这个组织看作是保证欧洲安全和稳定的关键组织。白俄方在欧洲安全稳定组织相互关系领域中做出的努力主要是针对双方关系各组成部分的巩固,促进组织的改革前进,首先应在整体方面考虑到每个参与国的利益。

       整体多边外交是白俄罗斯共和国对外政策的方向之一。为了倡导使用和平、公正的方法来解决任何冲突,白俄罗斯积极地利用联合国、欧洲安全稳定组织的讲台,参加不结盟运动。所以白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证明了自己爱好和平的立场。核武器非军事化领域中的连续政策,参加防止武器扩散的大多数制度使白俄罗斯享受很高的国际名誉。

       白俄罗斯共和国支持联合国在保证国际和平安全领域中的政策,巩固和发展现有的防止扩散群众性毁灭武器的国际制度,减少和清理现有的武器库。联合国在国际社会斗争、反对国际恐怖主义等领域中应该成为制定行动的战略策略调配中心,这同样是白俄罗斯的原则立场

        白俄罗斯共和国坚决不接受对本国内部事务的干涉,也不允许自己干涉其他国家的国内事务。从世界大多数国家角度上来看,这样的立场使白俄罗斯在同别国的交往中成为最受欢迎的,同时也成为了建立世界另一种制度的障碍。保持自己稳定的发展道路、自主决议主权是民主、公正的世界政治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

       白俄罗斯共和国坚定地认为21世纪世界制度应该以集体解决关键机构,联合国章程条例和国际法公认准则为基础。国际关系系统的稳定只能建立在国际关系中所有主体的实际平等,相互尊重,相互合作的基础上。这些原则使命保证世界每个成员国在政治、军事、经济、人文科学等领域上的安全可靠。

       白俄罗斯对外政策最有前景的方向是亚非和拉美国家。在现实国际问题上的相同立场,现有的协议和对白俄罗斯人民公开的好感使这种外交方向具有很大的潜力。

© 2019 RUE «NATIONAL CENTRE FOR MARKETING AND PRICE STUDY»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Republic of Belarus